澳门威威尼斯棋牌大乐(中國)官方網站NO.1-2.0

捞政绩谋私利 终是竹篮打水

来源:澳门威威尼斯棋牌大乐公司    发布时间:2023年07月24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数字报刊 

贵州产业技术发展研究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宗文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宗文,男,1968年10月生,1990年7月参加工作,1994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黔灵乡党委委员、副乡长;开阳县委常委、副县长,开阳县委副书记、县长,开阳县委书记;贵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贵阳市白云区委书记;铜仁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贵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贵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贵州产业技术发展研究院党委委员、副院长(保留正厅长级)。

2021年10月,宗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2年4月,宗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年5月,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将宗文涉嫌受贿罪一案依法向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2岁大学毕业,27岁担任副乡长,36岁任县长,38岁任县委书记,47岁任正厅级干部,贵州产业技术发展研究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宗文的仕途可谓顺风顺水。然而,本应有所作为的宗文却辜负了组织的关心、培养和重用,放纵自我、肆意妄为,走上了违纪违法的道路,成为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家风败坏于一身的腐败典型,教训沉痛、发人深省。

热衷“政绩工程”,执行决策部署跑偏走样

急功近利、贪大求洋、好大喜功,热衷上马“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这是不少干部群众对宗文的评价。

政绩观扭曲,是宗文严重违纪违法事实的一个显著特点。为了短期利益,为了显现政绩,他好高骛远,盲目投资,急于求成。在担任贵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宗文不认真学习领会上级的安排部署精神,在贯彻落实过程中打折扣、搞变通,盲目铺摊子、上项目,大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从近些年查处的典型案件看,有的领导干部热衷于打造“软政绩工程”,如有的热衷于培育典型模式,而实际工作并无太多亮点;有的热衷于借助外力,把当地的一些做法总结成所谓“典型经验”进行宣传,目的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捞取“政治资本”。诸如此类的“软政绩工程”,与真正形成工作亮点、总结工作经验背道而驰,其实质是为领导干部自己的升迁“造势”。宗文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他为了打造自己的“软政绩工程”,盲目追求“高档化”,花费上千万元聘请某国际咨询公司制定开发投资公司战略发展规划和相关子规划,这些规划未经科学论证、不符合公司发展实际,最终未能落地。

履行好生态环境保护责任,是每名党员领导干部义不容辞的责任,可宗文却不把生态环保工作当回事,背离“绿色”要求,践踏生态底线。宗文领导的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属水务公司5个污水处理厂,有3个运行不正常,甚至有的污水处理厂平时停运,迎检时运行,这是典型的应付检查装样子,罔顾公司发展和群众切身利益。

为了捞取个人政绩,宗文偏离“集合要素优势、节约生产成本”要求,拍板决定投资上亿元修建32万平方米新能源汽车厂房,但投入使用仅12万平方米,大部分闲置。他一味追求这些形象“高大上”,垒盆景、博眼球的工程,不仅丝毫没有推动实际工作,还浪费了大量国家资财和公共资源。为了在项目观摩会上博人眼球,宗文安排下属子公司斥资上千万元打造项目观摩点,观摩后长期闲置。种种举动不惜浪费国家资财,不为公司谋发展,最终风风光光上马,冷冷清清收场。

作为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主要负责人,宗文不安排制定党委议事决策规则,不落实民主集中制,落实“三重一大”集体决策制度走过场,把公司变成不受集体领导和监督的“私人领地”,打着“拓展市场战略”的幌子,借助国有平台公司大搞资本运作,违规借贷、超额融资,盲目对外投资8支基金,其中7支亏损,造成国有资本巨大损失。

“内无妄思,外无妄动。”宗文大搞面子工程折射出其政绩观、发展观的扭曲错位,归其根本在于党性原则出了问题,党性立场站不稳,行动上就会走偏,背离为人民服务的初心。

痴迷金钱物欲,面对利益丧失原则底线

政治上离心离德、行动上阳奉阴违,经济上必然腐化堕落。宗文政绩观错位的背后,还隐藏着利益输送,他大肆从这些盲目推动发展的项目和融资行为中攫取利益,变着花样搞腐败,大搞权力与资本勾连。

任贵阳高新区、白云区以及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一把手”期间,宗文把权力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为了满足自己的金钱欲,置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和资金安全于不顾,与不法商人勾连暗合,慷国家之慨、谋一己之私,严重破坏政治生态和金融管理秩序。

担任贵阳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期间,宗文滥用职权,违规干预行政审批事项,帮助某私营融资担保公司办理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为该公司进入融资担保行业发放“通行证”,还违规插手银行机构对该公司担保授信额度审批。他还推动下属国有担保公司与该公司合作,帮助该公司贴上国资背景的标签,为其铺平融资道路。宗文先后从中收受该融资担保公司贿赂530余万元。而该融资担保公司在宗文的特别关照下,披上“合法外衣”行非法之实,大肆骗取银行贷款,并将款项用于高利转贷、盲目投资、奢靡消费等,造成国有资产损失。

宗文反省自己是“三昏干部”,即利令智昏、权令智昏、“情”令智昏。对融资担保公司,为什么他愿意帮?为什么他能够帮?为什么他敢帮?实则是面对利益、面对诱惑,他丧失原则底线,甘愿被“围猎”,最根本原因就是其丧失理想信念,搞公权私用、权力寻租。

作为国有企业负责人,本该为企业高质量发展尽心尽力,而宗文却搞设租寻租,勾连资本管理公司,依附基金投资敛财。2016年至2018年,宗文应某教育投资公司负责人陈某请托,擅自安排贵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贵安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出资组建高科教育基金投资某医学院,出资组建启辰教育基金投资某国际学校,上述2个项目至今都未能在贵安新区落地建设。而宗文以投资为名,累计向陈某索要上百万元。

同时,宗文勾连金融证券公司,依附债券发行捞钱。为攫取个人利益,宗文独断专行,在贵安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债券发行中,未经招投标程序,私自增加交易环节,安排特定关系人作为居间介绍人,私自指定某证券公司发行公司债券,以业务返点方式收取贿赂,增加了公司债券发行成本,损害了国有企业利益。

亲情友情异化,风腐一体大搞家族腐败

宗文自27岁担任副乡长后,就开始迷恋于灯红酒绿的奢靡生活。在吃喝玩乐、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中,宗文一步步丧失原则底线,腐化堕落的种子在内心疯狂生长,思想蜕化变质,纪法底线失守。

宗文第一次收受大额贿赂时也曾担惊受怕。在担任开阳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期间,一个矿老板送他20万元,宗文最初是忐忑不安的,可这样的紧张情绪并没有阻止他内心的贪念,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从开始的日常吃吃喝喝,到后来高档会所迭代升级的消费;从开始收受几万元礼金的惴惴不安,到后来一次收200万元也心安理得;从开始时对一瓶酒一包烟的婉拒推辞到后来名贵服饰、巨额财物等来者不拒……宗文小节不守,大节不保,一步步从不正之风陷入腐败深渊。

正是由于生活腐化、奢靡享乐,自身失德、自身不正,宗文自然底气不足,对家属不敢管不敢教,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他放纵妻子利用自己职权和影响谋利,帮助妻弟承揽工程项目,共享利益,亲情变味变异,形成家族式腐败。

对于妻子的要求,宗文有求必应。正如宗文所言,“我对她有很大亏欠,她就寻找金钱的保护,所以我们整个家风就形成了围绕金钱在转,家风的败坏使家庭走向堕落,演变为家族式腐败。”

为了帮助家人谋私利,宗文肆意妄为、疯狂敛财,绞尽脑汁逃避惩处,妄图通过代持股份、高价收购、炒股分红等方式,为违纪违法行为披上“隐身衣”。

应妻子要求,宗文利用职权为妻弟实际控制的公司承接铝幕墙和门窗工程等提供帮助,而妻弟再将所获收益与宗文夫妻共享。亲情关系俨然演变为一种用金钱、欲望来连接的腐败关系,宗文手中的公权力已异化为家族谋利的工具、挥霍纵欲的资本和官商勾结的筹码。

为规避监督,宗文与妻子充当“影子股东”,出资让其岳父代持入股某公司,退股后从中获利。不管是“影子股东”还是“影子公司”,实际上都是穿上了各式各样“马甲”的权钱交易。

近年来,贵州省委出台了一系列制度规定,严禁领导干部利用职权或职务影响,为本人、亲属或特定关系人搞关联交易。宗文却以亲情为链条,以政治资源支配其他社会资源,通过施惠于商人,暗示给予其家属利益,使家族成员充当掮客。

宗文的特定关系人经营的某会所严重亏损,为帮助其甩掉“包袱”,宗文提出让管理服务对象文某实际控制的公司,以明显高于市场价格的方式收购该会所,通过交易形式收受文某贿赂。

为了满足对金钱的欲望,宗文还借帮助朋友的幌子谋取利益,忘记了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本分,忘记了亲清政商关系。应某药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何某某请托,宗文利用职务便利,为何某某实际控制的3家公司取得工业用地、获取国家扶持补贴等事项提供帮助,并假借炒股分红之名,收受其送上的贿赂。这个何某某,正是宗文口中的“好友”。“我们两家算世交,她母亲和我母亲非常熟悉,关系比较亲密。我看中她家有钱,想得到她家的好处费,把她家当作‘钱袋子’‘提款机’。”宗文交代的内容,足见其利欲熏心的程度。

透过宗文案可知,领导干部如果小节不守则大节必失,自身不正、家风不正,所坚守的原则就容易失守,底线就容易被突破。一些严重违纪违法的领导干部利用手中权力,蚕食公共资产,不仅为自己谋取私利,还为家族、为子孙后代谋“幸福”,然而最终的结局,注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酿成家庭悲剧。

2022年5月,宗文涉嫌受贿罪一案,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六盘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六盘水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宗文利用担任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贵阳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宗文忏悔录(节选)

我被审查调查以后,经历了恐惧、挣扎、痛苦的阶段,心里何止一个悔字能够形容。自己从一名普通干部到县委书记的岗位,一路走得太顺,缺乏逆境的考验、曲折的摔打、党性的磨炼,意志品质脆弱,内心世界不够强大,有时候内心里的“大我”被“小我”挤到旁边,理想信念缺失,根和魂不在,小我驱使自己更向往权力和金钱。

本来在组织的信任下,我在铜仁、贵安都可以抓住机遇,施展才华,干出一番事业来,但我却和组织的希望背道而驰,和对党员领导干部的要求背道而驰,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更加放纵自己的欲望,更加追求金钱物欲的享受,更加追逐名利的虚荣,理想信念丢失,初心使命不在,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全面崩塌。

一个人抛弃家庭,夜路走多了,“下水道”爬久了,离阳光会更远,离正能量会更远,精神空虚,内心黑暗,灵魂肮脏,一身臭气,就像一只老鼠一样会人人喊打。

为什么我在铜仁,尤其在贵安工作阶段会更加堕落、更加腐败,会全面崩塌?为什么自己会在贵安的发展历程中,成为一个反面典型?我心在滴血,也在反思:

一是侥幸心理快速膨胀。在贵阳高新区工作期间,自己大搞腐败、大肆收受钱财,好像没有被察觉,自己的侥幸心理进一步快速膨胀,更加胆大妄为,更想利用职权,满足自己的享乐欲望,奢靡追求。

二是对党纪国法毫无敬畏之心。随着职务的提升,随着权力的增大,自己的党性修养没有增强,自己的法律意识没有提高,而是更加腐败,更加向往金钱的满足,在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高压态势下,不收手、不收敛。和家人在搞腐败,和自己的同学朋友也在搞腐败,腐败无处不在,简直是触目惊心。

三是“三观”不正,走向全面崩塌。为了追逐名誉、追逐权力、追逐地位,为了追逐欲望、追逐享乐,自己“三观”扭曲,也带来政绩观、权力观、事业观的全面崩塌。自己没有根据贵安实际,艰苦奋斗,艰苦创业,而是贪大求洋,急功近利;自己在抓产业,抓项目的时候,不是静下心来打基础,谋长远,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而是注重表面,注重形式。自己为了个人私利,影响和破坏了贵安的政治生态、发展环境。

四是丧失理想信念。当自己信仰缺乏,理想信念不坚定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泛滥,权钱的欲望自然占据了上风,填满整个内心,行为上自然就大肆敛财,追逐名利,违纪违法,走向人生的反面,走上歧途,步入深渊。

我就是一个“反面镜子”,希望大家以我为镜鉴,走好人生每一步。

上一篇:失职还是滥用职权
下一篇:靠矿吃矿 底线失守坠深渊
XML 地图